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UFO還是熱氣球?

文章作者:外星探索網 | 2015-12-16
字體大小:

  新“怨恨”計劃重組伊始,有一個很明顯的事實,那就是總會存在一些我的員工無法從技術層面給出答案的問題。為了給項目備齊所有需要的人手,我還需要一位天文學家、一位物理學家、一位化學家、一位數學家、一位心理學家,很可能還得有十幾位其他領域的專家學者。當然,我不可能組建一個這么高大上的隊伍,因此,我想到了一個絕佳方案:跟一些科研機構建立定期交流機制,他們在各個領域都有能人高手,需要他們幫忙的時候,打個電話就可以解決了。
      很快,我就找到一個愿意與我們建立這種聯系的組織。于是,圣誕節過后,我與鄧恩上校的下屬——柯蘭德上校——起程離開代頓,前去與這一組織進行為期兩天的商談,告知對方我們需要他們幫助的地方。該組織的名稱無法予以公開,因為他們同時還負責政府的一些保密任務。所以,我就把它昵稱為“小熊”計劃。
      “小熊”計劃是中西部地區著名的大型科研機構,這里有上百名工程師和科學家,將幫助我處理“怨恨”計劃收集的UFO報告中可能出現的任何難題。雖然他們中沒有天文學家和心理學家,但他們答應如果需要的話會幫助我們聯系。除了提供專家支持以外,該組織還將為我們做兩項研究:一項是人們期望目擊者從目擊事件中看到并記住多少細節;還有一項是UFO報告的統計學研究。
      自從空軍接手UFO事件以來,人們一直在試圖構建一個供UFO目擊者填選的表格。各種方法都試遍了,但每個都有比較大的弱點。“小熊”計劃將與高校心理學系一起,對上述所有調查問卷和UFO報告進行深入研究,并希望在此基礎上得到一個盡可能完美的調查。他們的想法是,表格要盡量簡潔,但必須從目擊者那里獲取盡可能充分且準確的數據。
      “小熊”計劃要開展的第二項工作就是對所有的UFO報告進行統計學研究。自1947年以來,空軍共收集了大約650份UFO報告,但如果想通過這些UFO報告找到問題的答案,所需的報告數量還得增加10倍。為了處理數量如此之大的報告,“小熊”計劃打算將所有UFO文件都輸入IBM穿孔卡片上。屆時,我們需要哪部分資料,只需在IBM穿孔卡片機上按幾個按鈕,機器就會對文件進行電子排序。每張卡片上可存儲大約100個與UFO報告相關的條目,這些條目的內容非常詳細,包括UFO目擊時間、UFO在天空中的位置以及目擊者的性格等。卡片上的條目與“小熊”計劃即將推出的調查問卷的條目相對應。
      IBM檔案不僅能給我們提供快速處理數據的方法,還可以建立一個常見的檔案庫,類似于公安部門使用的罪犯慣用作案手段檔案庫。因此,當我們收到一份UFO報告時,可以把報告中的UFO特征輸入IBM卡片,把卡片放入卡片機,從而將其與以往已解決的目擊事件進行比較。通過比較,如果卡片上的100個條目中有95個與之吻合,結果很可能是:所謂的UFO其實是夜晚飛行的野鴨反射城市燈光所致。
      在返回的路上,我和柯蘭德上校都非常欣慰,相信“小熊”計劃能對新“怨恨”計劃提供一些幫助。
      幾天后,我又離開美國航空航天技術情報中心(ATIC),前往位于科羅拉多州斯普林斯的防空司令部總部,我想知道防空司令部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幫助我們,以及他們可以做些什么。到達目的地后,他們向我簡要而全面地介紹了防空司令部的運作情況,并承諾會全力幫助我們解決UFO難題。說實話,能得到這樣熱情的回復出乎我的意料,因為“信號”計劃和“怨恨”計劃的工作人員曾警告我說,每個人都對UFO一詞厭惡至極,我必須獨自去爭取自己需要的一切。但他們又錯了。訪問ATIC的科學家、桑福德少將、“小熊”計劃的研究人員以及防空司令部,都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合作熱情。我開始意識到,對UFO報告來說,我考慮的還遠遠不夠。
      就在我到處游說給計劃的啟動預熱之時,新鮮出爐的UFO報告也一直沒間斷,而且都質量上乘。有個系列UFO報告尤其不錯,它們來自一群經常仰望天空的人——為通用磨坊食品公司發射高空熱氣球的工作人員。這些報告的時間跨度有一年之久,都是他們在跟蹤熱氣球的過程中看到的。他們跟很多可靠的觀測者一樣,一直對空軍之前對待UFO報告的態度不滿,所以一直拒絕提交任何報告。我覺得這些人的信息可能比較可靠,而且我想詳細了解一下那些報告的具體內容,因此,我便領命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小熊”計劃的一名科學家與我一道前往,我們到達的那天是1952年1月14日,恰遇寒潮與暴風雪。
      通用磨坊食品公司的航空分部一直在跟蹤他們于1952年上半年以前發射的每一個高空探測氣球,對于所有光線條件下氣球應該呈現的狀態,他們了如指掌。此外,他們也懂氣象學、空氣動力學和天文學,而且也了解一些UFO的知識。我跟這些人談了大半天,但每次當我試著用自然現象來解釋UFO的時候,總是發現自己面前出現了新的疑點。
到底是什么讓這些人堅信UFO的存在?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目睹過很多UFO。有人告訴我說,有個氣球追蹤人員看到過很多次UFO了,以至于一般的UFO都無法引起他的興趣。他們都無法解釋自己看到的那些物體。
      比如,1951年1月16日,兩名通用磨坊食品公司的員工和新墨西哥州阿蒂西亞的四名工作人員正在阿蒂西亞機場觀測一只高空探測氣球,他們已斷斷續續地觀察了近1小時。這時,有人發現在西北方向地平線附近有兩個微小的斑點。他告訴了其他人,但因為機場有兩名飛行員按計劃理應升空,所以他們以為那兩個斑點可能是飛機。就在他們觀察的時候,那兩個斑點開始加速,幾秒后他們才看清這兩架所謂的“飛機”原來是兩個嚴格按編隊飛行的乳白色圓形物體。這兩個物體繼續靠近,并朝氣球徑直飛過來,到達氣球附近后,圍繞氣球繞了一圈然后就朝西北方向飛去,消失不見了。就在飛行物圍繞氣球飛行的時候,觀察者看到這兩個物體的外形呈碟狀。
      當UFO與氣球接近時,觀察者還將它們的大小與氣球進行了比較。如果UFO與氣球的距離如看起來那般接近的話,它們的直徑應該有20米。離開通用磨坊食品公司以后,我不禁想起了自己一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上面說,每一個UFO報告后面都有一個高空探測氣球。才回到ATIC沒幾天,我又不得不收拾行囊再次出發。這次是去紐約。因為ATIC接到高優先級無線電,說有一位海軍飛行員在長島米切爾空軍基地附近對一架UFO展開了追擊。這封報告分量很重。
      這次紐約之行我記得非常清楚,因為火車在穿過新澤西州伊麗莎白市時,我看到了美國航空公司一架空中運輸機墜毀時的巨大火球。那是伊麗莎白市三起墜機事故中的第二起。
      1月21日早上,一位海軍飛行員駕駛一架TBM復仇者式轟炸機起飛升空。該飛行員是一位少校,曾在“二戰”期間服役,現在是位于長島的海軍特種設備中心的一位工程師。9時50分,起落航線清理完畢,他在760米左右的高度繞機場上空飛行。當他飛到機場東南方向時,第一次發現下面有個物體,在離30號跑道3個跑道開外的地方。他告訴我該物體看起來像是降落傘的頂部,是白色的。他當時覺得該“降落傘”的速度非常快,應該不是乘風而行的,但他可以確定“傘”中之人早已跳出,并且正注視著“降落傘”頂部。他正準備將此事告知塔臺,突然發現該“降落傘”其實是在逆風而行。他剛從30號跑道起飛,知道下面的風向。
      就在他觀察的時候,該物體——無論是什么(現在已經沒有人認為它是降落傘了)——開始逐漸爬升,因此他也爬升,始終保持在該物體的上方不遠處。UFO開始左轉時,他也跟著左轉并試圖進行攔截,但他飛過頭了,從UFO身邊飛了過去。該物體繼續轉向,并且速度越來越快,所以他將TBM轟炸機的機頭下沉,加足馬力,在與之持平的高度跟在UFO后面。幾秒之后,該UFO突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在米切爾空軍基地北部邊緣上空盤旋。這位海軍飛行員試圖跟上,但是UFO開始迅速加速,而TBM轟炸機的速度已達極限,所以他與UFO越來越遠。當他在機場北部邊緣繞了個大彎后,發現UFO已朝南飛去。
      于是他將TBM轟炸機來了個左急轉彎繼續追蹤UFO,但是幾秒后UFO消失了。當他再一次看到它時,它已經越過自由港附近的長島海岸線向大海方向飛去。當他做完追逐記錄后,我問了司令員幾個關于UFO的具體問題。他說在認定UFO不是降落傘時,它正位于住宅區上空90米至200米。從它飛過一個市街區的時間推算,UFO的飛行速度大概是每小時480千米。即便是飛到該物體的背后能看得清它時,它看上去仍像是一個有華蓋的降落傘,有白色的圓頂和黑色的底部。它在目擊者的視野中停留了2.5分鐘。

TBM轟炸機
TBM轟炸機
      他告訴我,在追逐過程中他曾給米切爾控制臺打電話,但只是問是否放飛了熱氣球。
      他認為他看到的可能是一個熱氣球。控制臺告訴他那個區域有一個熱氣球。之后指揮官拿出了一幅航圖,并畫出了他的飛行路徑和UFO的飛行路徑。我認為他畫的路徑圖是準確的。因為在追逐UFO的時候,他曾不停地看地標,而且在航圖上勾勒線路的時候也很認真。
      我與米切爾氣象支隊進行了核查,他們確認于9時50分在機場的東南角放飛了一個熱氣球,我也拿到了它的路線圖。在長灘事件中,當六架F-86戰斗機試圖攔截不明飛行物時,熱氣球的位置幾乎與UFO首次被發現的位置相同。但對證據稍加分析便可發現,這起UFO事件中二者并不相同。如果飛行員當時知道他的位置,同時哪怕他標記的他的飛行路線有一半的準確性,那么他就不會飛越熱氣球,但他飛越了UFO。當他飛越UFO時兩者距離不到600米,不過他認不出那是熱氣球。盡管他以為那是熱氣球,因為控制臺告訴他當時那個空域有一個。他說他在機場的北部邊緣追逐該UFO,而真正的熱氣球在機場東南角被放飛后,就一直在東南區域活動,從沒有飛向機場北部。
      但認定飛行物是熱氣球的最大爭議在于飛行員在速度上落后于該飛行物,當時它就位于飛機的機頭下方。雖然他追了UFO超過1分鐘,但最后還是沒追上。如果你發現了一個熱氣球,并且徑直飛向它,那么幾秒就能追上,即使駕駛的是最慢的飛機。盡管在認定該飛行物是熱氣球方面爭執不下,但飛行員一致承認UFO的速度超過了他們。換句話說,如果是熱氣球的話,他們很快就會追上它,并且超過它。
      這就是我們搜集到的文件中最典型的UFO報告。它之所以典型,是因為不管你如何論證,總找不到一個確定的答案。如果你認為在追逐中飛行員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或者實際距離比他認為的差3000米至6400米,他就不會在機場北部邊緣飛行,并且看到UFO。這種情況下,他看到的UFO可能就是一個熱氣球。
      但如果你相信飛行員在追逐過程中知道自己的位置,而且他擁有幾千小時的飛行經驗,那么你可以認定他看到的是一個不明物體。
      我認為該飛行員在對我講述時做了很恰當的總結。他說:“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在此之前或之后從未看到過與它類似的東西——它可能是一艘太空飛船。”我帶著它可能是太空飛船的疑惑返回了代頓。(待續)
最數字
  10倍
      2015年11月11日,大麥哲倫望遠鏡的動工儀式在智利境內安第斯山脈的一座山峰上舉行。大麥哲倫望遠鏡隸屬于“極端巨大望遠鏡”計劃,這一計劃目前在建的還有歐洲極大望遠鏡和30米望遠鏡。大麥哲倫望遠鏡將于2021年建成并開始使用,屆時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天文望遠鏡,其觀測到的圖像將比現在使用的哈勃空間望遠鏡清楚10倍。該望遠鏡將主要用于觀測并幫助解決宇宙學、天體物理學等問題,并幫助天文學家對太陽系外的行星展開研究。
  1500年
      中國考古學家近日在山東省青州市的一座有著2300年歷史的古墓中,找到了一枚由動物牙齒制成的14面骰子,21塊標有數字的矩形旗子,以及一塊破損的棋盤。從外表來看,這些零部件屬于一種中國的古代桌游,名叫“博戲”,有時又名“六博”。這種游戲已經失傳超過1500年。
  39光年
      天文學家在距太陽系約39光年的地方發現了一顆巖石行星,它可能擁有自己的大氣層,并圍繞一顆較小的恒星運轉。這顆名為GJ1132b的行星大小相當于地球的1.2倍,主要由巖石和鐵組成。天文學家稱,這是在太陽系以外發現的距離地球最近的類地行星,可以被認為“是太陽系以外發現的最重要的一顆行星”。
  50萬
      人類制造巨大垃圾山的能力已經超越地球延伸到太空。在近50年的太空探索活動中,火箭、衛星、導彈殘骸以及各種高科技產品的碎片已經將近地空間變成了一個垃圾場。美國航空航天局估計,這些我們頭頂上的垃圾長度超過10厘米的約有2.3件,長度為1厘米的約有50萬件,更小的碎片有數千萬件。關鍵是,在地球軌道上,物體以每秒6千米至10千米的速度運行,這個速度足以將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螺絲變成摧毀飛船的導彈。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qbeat.tw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法律聲明| 免責聲明| 隱私條款|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不良信息舉報
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波克城市捕鱼游戏 捕鱼达人3d怎么赚钱 爱养成1 内购破解 二八杠棋牌玩法 猛龙传奇大奖 捕鱼达人2经典版游戏 好运来腾讯分分计划 广东快乐10分官网 后二组选包胆技巧 麻将规则